《诛仙 I》只看「脸」你就错了,从导演到演员都在走心

发布时间:2019-09-28 15:36:29 来源:新世纪平台网址-新世纪平台官网点击:6

  在这僧多肉少的九月档里,排片率更是分到了三成。

  猫眼开分8.6分,淘票票8.4分。

  一向苛刻的豆瓣,也给到了6.7。

  仙侠回潮?还是流量力量?

  来,走进看一看今天的——

  《诛仙 I 》(2019)

  

  主角肖战,无疑是流量,还是个正当红的。

  但仅仅是当红,还不足以成为让人买单的理由。

  毕竟,《诛仙》作为大IP,张小凡也算是个流量担当。

  之所以肖战版张小凡能够被接受。

  小编觉得,很大程度上,来源于契合。

  《陈情令》热度还没有完全褪去,大结局一别,许多陈情女孩还没来得及出戏。

  泪眼图看上一眼,故事余味还能再咂摸几分。

  

  打碎美颜光环,惊扰了不少迷妹的普普通通张小凡。

  就有些突然的,出现在了面前。

  

  熟悉的俊秀朗逸气质,堂而皇之的没了。

  取而代之的,是像在土地上翻滚了一遭的灰黄色面容。

  破烂,甚至有些土气的褴褛衣服。

  肖战,变丑了?

  不如说,这次,是终于‘下凡’,扎扎实实的踩稳了地。

  你才发现,原来肖战,也可以是张小凡。

  爱豆出身,颜值抗打,出图即出圈。

  《创造101》作为助演嘉宾到场,成了肖战的大型心动现场。

  

  而作为爱豆成功的代价,就是演员的身份,容易被选择性遗忘。

  爱豆,是偶像的,被捧着的。

  个性,就是竞争力。

  而演员,是没有自己形状的。

  要能捧能摔,磨灭掉本性,刻上角色的章子。

  肖战变成张小凡的第一步,就是‘自损’。

  得把这能‘下饭’的美颜,折腾成‘下凡’的模样。

  

  端着菜碟,眼神被盘中珍馐勾了魂。

  脚步不敢迈大,小心翼翼的移着步,生怕不小心歪了盘。

  揣着股脆生的青涩劲。

  有点酒楼小二的烟火味,是隔离仙气的凡人模样。

  爱豆肖战,变成了凡人张小凡。

  接下来的事,就水到渠成多了。

  

  得涂黑粉,化晒伤妆,点雀斑。

  所有的一切,都跟过去反着来。

  妆容不是为了遮丑,而是为了扮丑。

  比起突出欣长的身段,衣着更多的功能,是为了成功将他淹没在人群里。

  

  有一幕,张小凡着了瘙痒虫。

  浑身红肿,是完全去了偶像包袱的狼狈。

  而第二步,就是抓住共鸣点。

  武侠世界里,英雄都爱自命不凡。

  而张小凡,天生资质一般,倒也乐得平凡。

  比起帮他修行的师父,他更在乎的,是师姐田灵儿(唐艺昕 饰)。

  

  修为不高,是个痴情的平凡人,佛魔道的纷争,和他挨不上。

  青云门七弟子中的吊车尾。

  入门十年,武功还没有修炼到第一层。

  几番命运捉弄之后,却成了嗜血的‘血公子’鬼厉。

  

  中间过程,不可谓不跌宕。

  但推动命运发生转变的,在肖战看来,都是他作为平凡人的决定。

  张小凡不是传统大侠的设定,他内心的挣扎都是遵从内心善良本质,转变是很生活化,是会让你有共鸣的。

  表面上看,主题宏大,让张小凡在苍生与自我之间选择。

  但其实讲的,无非是一个人的‘挣扎’。

  演技重点,不是大开大合的失控和发怒。

  而是一些更生活化的微妙情绪表达。

  与魔教大战后,张小凡被逐出师门。

  落寞的神情,满是无所适从的茫然。

  

  入魔后,差点失手杀了待自己最好的师姐。

  意识渐渐苏醒时。

  是皱眉,想要再仔细看清什么的不明快。

  

  生活化表演,目的,就是细化心理。

  让角色感受踩地,与平常人情绪产生互通,引发共鸣。

  而另一个引发原著粉大面积共鸣的,是李沁版陆雪琪。

  陆雪琪,是原著作者萧鼎笔下最美的女子。

  她的初次出场,书中是这样说的——

  一身白衣,背负长剑,站立于屋檐之上,临风而立,衣裳徐徐飘动。

  骄而不傲,如清风独立,但不似拂柳般脆弱。

  有侠的气韵,也不能失了仙的灵逸。

  要像陆雪琪,首先,身形得稳正。

  这一点,学昆曲出身的李沁无疑非常符合。

  

  不止仪态雅正,还通晓控制形体的方法。

  对陆雪琪的理解是‘既飘逸又得有寸劲’。

  肩膀永远打平,就是要稳住陆雪琪这‘侠范’。

  

  再看陆雪琪另一个关键词,坚忍。

  小竹峰大弟子,被师傅视作接班人,寄予厚望。

  清冷少言的冷相,是陆雪琪的形。

  提溜着一股劲的韧性,是她的心性。

  简单来说,陆雪琪是特别的,不同于张小凡。

  要演活她,得先有一张具备说服力的脸。

  而李沁五官多锐角,面部线条细长尖利,没有多余的肉感。

  刚好是冷美人需要的清冷利落。

  

  同时,唇部更显圆钝,中和了面相中的攻击性。

  多了点处于挣扎状态中的倔强滋味。

  

  演打戏,她能做到身轻如燕。

  再给添上一笔陆雪琪的轴劲儿。

  演起动情瞬间,也自带分寸感,是怜而不弱。

  

  人选对了味,《诛仙 I 》对这冷艳味还给出了别样的嚼头。

  导演是前后五次斩获金马、金像奖的‘武侠教父’程小东。

  担任动作指导的作品栏里,不乏《倩女幽魂》、《笑傲江湖之东方不败》这样的经典佳作。

  香港武侠电影中的经典瞬间,或多或少,都与他有关。

  

  程小东的武侠世界,是浪漫的,有着诗意的想象力。

  打戏动作,并不强调硬派的力量感。

  而是注重氛围营造,靠着飘逸洒脱的美学在视角上形成一种‘流动感’。

  陆雪琪初出场,先是飘逸的衣裙四散,让空气变成了如水一般的轻盈介质。

  整个画面宛如置身水境。

  

  然后,陆雪琪御剑而来,笔直下落。

  有完全不受重力左右的轻盈,也暗藏了点踏破阻力,干脆的侠者风范。

  程小东的武侠美学,就是在用流动感,去慢慢撩拨出力道。

  是看似轻逸,实则有力。

  初登场,让李沁在交错的幕布缠绕间,转身一瞥,坚毅果断。

  瞬间打乱了小编刚刚才微微晃动的心神。

  

  第一场打戏,则放在萧瑟的树林间。

  让眼神穿透层叠的树枝,直直戳过来。

  

  流动感放在打戏上,压制力产生得不漏声色。

  放在大场面上,又暗示了一种强韧的破坏力。

  程小东不断用曲线演绎充斥冲突感的打斗场面。

  密集,迅速,伴随着规整的秩序。

  暗喻着不可动摇的信念感。

  

  还是那句话,一千人心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一百分钟时间里做到的,可能还只是原著《诛仙》磅礴仙侠世界的其中一角。

  《诛仙 I 》的目的,就是尽可能的做到还原。

  就像导演程小东说,他是在圆一场关于中国仙侠的梦。

  圆梦这事,得先忠实,至于是否算达成,自己给不了答案。

  肖战与李沁,也是在圆梦。

  一个,是从爱豆转身大屏幕,相当于直接把挑剔演技的放大镜交到了观众手里。

  一个,是首次触电打戏,跳脱了原本的舒适圈。

  他们认为的最好答卷已经交出。

  评分权,则交给坐在影院的你们。

  《诛仙 I 》9月13日已上映。

  

  想看的,答应小编,不要等。